洛书十六

有点甜

       (纯属脑洞,忽联系实际!)

          伍嘉成困的直打哈欠,但还是坚持眯着眼睛回复着消息。曲奇饼干的直播是做完了,但是工作人员还把客服的账号给了自己,说只要坚持到晚上十二点就好了,伍嘉成天生不会拒绝人,就答应了下来。

           谷嘉诚这时提着行李走了进来,火气大的不行。

           “怎么这么晚啊,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伍嘉成看了看钟,已经快十一点了。

            谷嘉诚换了鞋坐在了谷嘉诚身边,无奈道:“好不容易请了一天假,结果飞机延误,还说赶着回来陪你做直播呢,一半的时间都浪费在飞机场了。”

           伍嘉成又打了个哈欠,用力睁了睁眼,道:“那你干嘛不待在剧组啊,这样明天早上你又要坐飞机走,累不死你。”

           “我假都请了,没看到你我就回去亏不亏?”谷嘉诚看着一直看手机伍嘉成不满道:“干什么呢?”

            伍嘉成觉得自己的脑袋现在有千斤重,隔了一会才回答:“曲奇代言的客服服务,要做到十二点呢。”

            谷嘉诚手一圈就把人捞怀里了,拿过手机看了看,消息刷新的人眼睛都要瞎了,拿过手机道:“你睡一会,我来帮你回。”

            “不行,等下被发现了怎么办?”伍嘉成想把手机抢回来,但是被某人圈着使不上力。

            “没事,回消息前先打几个哈哈哈哈,肯定没人怀疑。”谷嘉诚扯开消息栏开始回消息。

            伍嘉成看了看没出什么问题就把头枕在了身后人的肩窝上,用脸蹭了蹭对方的脸,道:“我睡十分钟,十分钟后要叫我啊。”

            谷嘉诚低头亲了一下伍嘉成的额头,道:“闭眼。”

           谷嘉诚回了好多奇奇怪怪的问题,竟然还有人说自己回消息慢,那我就再慢点,等死你。

           某粉丝:小伍小伍,是曲奇甜还是小伍甜啊。

           谷嘉诚挑了挑眉毛,哼了一声:“当然是嘉成甜。”手里打着字一边碎碎念,哪里来的曲奇能和我嘉成比,不自量力。差点就把‘当然是嘉成甜’发出去了,回过神来赶紧把嘉成改成小伍。差点穿帮了,谷嘉诚第一次觉得手速慢是一件好事。

          谷嘉诚 再次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使劲在伍嘉成的脸上吧嗒一口。

           伍嘉成睁开了眼睛,语气软软道:“啊,怎么啦,十分钟到啦?”

           “没呢,你继续睡,我就尝尝你甜不甜。”谷嘉诚又趁机吧嗒了一口。果然,就没有什么比嘉成更甜了。

            伍嘉成不知道是睡糊涂了还是怎么了,撅起嘴在谷嘉诚脸上么了一口,糯糯道:“你也是甜甜的。”

            连空气都是甜的呢。

          


初心不改

         伍嘉成向远处的韩沐伯挥了挥手,满脸的开心藏都藏不住。

         韩沐伯也笑了,道:“走,我们先进去,等下王钰威还有宾俊杰也会来。”

          “真的啊,好久没有看到他们了。”伍嘉成跟着进了韩沐伯早就订好的包厢。

           进到包厢里韩沐伯才道:“小伍,你这身衣服是老谷送的吧。”这根本就是个陈述句。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伍嘉成忙着看菜单,没有看到韩沐伯快要翻到天花板上的白眼。

            韩沐伯听到手机的微信提示音,边看手机边说:“我怎么知道的?还不是你家老谷,微信上专门发给我看的,有两套呢,问我哪套好看,我说你身上这套好看,你猜他怎么回我的?”

             伍嘉成一听,放下了手上的菜单好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事?老谷回你什么了啊?”

            “他说‘我也这样觉得,你的眼光可算好了一回,那这套给嘉成,我要买另一套。’你说他是不是存心来我面前秀的啊!”韩沐伯愤愤不平,但是说着说着声音就停了,伍嘉成刚想凑过去看韩沐伯看手机看到什么了韩沐伯就把手机收起来了。

            “我们不等他们了,先点吧,他们肯定也快了。”韩沐伯把菜单放在伍嘉成手上,伍嘉成也饿了,没有注意到韩沐伯声音里的紧张。

             韩沐伯再次打开微信,微信群里:

                      小鹅:@老干部沐沐大伯,沐伯沐伯,你是在 和 小伍吃饭吗?

                    小鹅:沐伯,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记得跟谷嘉诚嘚瑟这件事啊,他们两个忙的都没时间见面,谷嘉诚积了好大的怨气,最近总是拿我们开刀,等下你就好好和他炫耀炫耀,气死他!

                    30M:+1

                    社会你嘉哥:最好有点什么照片可以拿来嘚瑟的最好了,You  konw?

            韩沐伯想了想之前的艰苦岁月,回了个:“👌”

           “哎,我怎么没有看见毛肚啊,吃火锅怎么可以没有毛肚呢。”伍嘉成翻了翻菜单,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了。

           韩沐伯咳嗽了一声,眼睛瞄了伍嘉成一眼:“你们最近都怎么样啊?”

           “都还可以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都挺忙的。”伍嘉成像想起什么来,道:“特别是谷嘉诚,最近比我还忙,杂志广告电影,天天到处飞,连人影都看不见,最近不知道瘦了多少。”

            韩沐伯觉得自己好像又吃了一碗满满的狗粮,暗自吐了口老血后又道:“最近有没有什么想吐槽谷嘉诚的,说吧,我可以不收费帮你一起说他。”打算用伍嘉成的话来对付谷嘉诚的某人。

             “吐槽是没有什么可以吐槽的了,又不是在比赛的时候,在比赛的时候就真是吐槽不完,一点反馈都没有,我都哭了他还能吃嘛嘛香。”伍嘉成想起以前的事有点感慨,又道:“不过也不是都不好啦,比赛的时候他还会把自己的被子让给我,可能就是那一瞬间我就决定要好好管着他,不能让他一路随便应付过去啊。”

           韩沐伯捂了捂胸口,小声道:“凡凡,我怕我还没完成你们的心愿自己就先战死了。”

            “你说什么?”伍嘉成没有听清楚韩沐伯说了什么。

            “没什么。”韩沐伯笑了笑,看到包厢的门开了如释重负道:“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我们就先吃了啊。”

           …………

           服务员进来结账的时候伍嘉成道:“姐姐,可以麻烦你给我们拍几张照吗?”

          韩沐伯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反应那么快过,一把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道:“麻烦了。”

           伍嘉成一开始坐在韩沐伯前面,韩沐伯坐在后面道:“小伍,往后坐一点,看不到我了。”

          然后伍嘉成从椅子上往后一滑直接就靠到了韩沐伯的肩膀上。

          一顿饭吃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伍嘉成还是觉得时间过的好快。

          王钰威和宾俊杰先打车走了,韩沐伯看小伍一脸失落的样子,有点好笑道:“又不是不见面了,别哭丧着脸啊。”

         “哎呀,刚才忘记买糖了,等下我还去做节目呢,到时候一嘴火锅味不知道重不重。”韩沐伯转移了一下话题。

        伍嘉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口袋里掏了一盒软糖出来递给韩沐伯。

            韩沐伯再次捂了捂胸口,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最近同化的有点厉害啊,现在连软糖都一起喜欢了,小伍,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晚上睡觉也和谷嘉诚一样不爱穿衣服了。”

            伍嘉成有点脸红,韩沐伯看到他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今天晚上简直就是来吃狗粮的。

           接伍嘉成的车先来了,伍嘉成在车窗上对着还在等车的韩沐伯笑道:“沐沐,我知道,小三也有情,小三也有爱。”

         韩沐伯没想到伍嘉成走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这个,气急而笑地做了一个脱鞋打人的动作,道:“快走吧你,烦死了你们。”

         伍嘉成笑着挥了挥手。

          这个时候的微信群:

                    OG老父亲:你们是不是皮痒了?

                    小鹅:😱😱😱😱😱

                    30M:😱😱😱😱😱

                    社会你嘉哥:😱😱😱😱😱

            郭子凡赶紧看了一眼微信群里的名字:春春伊嘉凡沐磊,我的天,他们发错群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最近的老父亲有点上火,还是走为上计。

          来自星星的龙王三太子同时拿着行李箱从房间走出来。

           郭子凡:“我最近的电视剧马上要进行宣传了,今晚我就得走了。”

           赵磊:“我准备回家看看我妹妹,也打算马上就走。”

          焉栩嘉:“高三的学生,我也赶着回去读书呢。”

         

         

          

有你足矣

            伍嘉成为自己的新歌倒腾半年之久,等一切都安然无事之后果断病倒了。

            “我就问你是不是傻?”谷嘉诚难得提起一次脾气来说教伍嘉成,平时的自己只有被说的份。

           伍嘉成躺在床上,平时两只亮的发光的眼睛变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原因,伍嘉成觉得被谷嘉诚这么说一句就委屈的不行,眼睛一下子就变的湿漉漉的。

             这可把谷嘉诚吓一跳,赶紧道:“没说你,我是问你有没有觉得我傻。”

            “真的?”伍嘉成的嗓子里冒出两个字。

             “真的,真的,我都觉得自己最近傻傻的。”谷嘉诚马上点头,生怕床上的人不相信。

             伍嘉成转了转没有被被子盖住的头,道:“我想吃苦瓜炖排骨。”

             谷嘉诚见伍嘉成难得想吃点东西,掏出手机就准备订餐,伍嘉成却又道:“我要吃你做的。”

             “好,知道了。”谷嘉诚忙着看手机,嘴上回答的都是下意识的反应,等过了两秒钟才道:“你这不是在为难我,是在为难你自己啊。”

             “想吃。”

             “好好好,吃。”

              谷嘉诚站在超市的苦瓜堆面前,有点为难,不懂怎么样的苦瓜比较好,于是就装了两大袋的苦瓜进小推车,回家再让嘉成挑好了。

              “哎呦,你这小伙子是开餐馆的吧,你这样买不值得的啊。”旁边一个买菜的阿姨看着谷嘉诚道:“你这样的还是去批发好一点,这样才有得赚。”

               谷嘉诚有点蒙,好久之后才点了点头道:“啊,谢谢提醒。”然后就推着小推车赶紧走了。走的时候还听见后面的阿姨说:“哎,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连行情都没有弄清楚就想着开店,这是要吃亏的哦。”谷嘉诚走的更快了。

              谷嘉诚回来的时候伍嘉成已经睡醒一觉了,伍嘉成说不想躺着,谷嘉诚于是把躺在床上的人用大被子裹成毛毛虫的样子一下子抱到了大厅里的沙发上。

              谷嘉诚看着这样子的伍嘉成笑着道:“嘉成,你这个样子像是要侍寝的人。”

               伍嘉成的手都被裹住了,只能拿眼睛瞪了瞪谷嘉诚,道:“那我的皇上呢?”

               谷嘉诚捧着伍嘉成有点发烫的脸,亲了亲道:“皇上就在这呢。”亲了两下反应过来道:“你感冒了不会传染给我吧?”

              伍嘉成一听,一下子就叼住某人的嘴唇,甚至得寸进尺的咬弄。狠狠道:“我偏要传染给你,看你生病了我怎么欺负你。”

              谷嘉诚压制不住自己的嘴角,咳了一声把买来的苦瓜摆上了桌,道:“挑两个吧。”这几个字说出了一股霸道总裁范。

              伍嘉成看到摆了一桌子的苦瓜,觉得自己的头又有点晕了,两眼冒星地说:“你是不是傻?”

              “苦瓜里面的籽要掏出来,然后洗干净。”伍嘉成裹着被子在厅里指导。

               “之后切成段,排骨也要洗……”

               “排骨要拿热水洗啊,还有……”

               …………

             伍嘉成指挥地出了一身汗,忍不住把自己的手拿了出来,觉得谷嘉诚这个人真的是比感冒药还管用。

             “老谷老谷,我好像好了呢。”伍嘉成把裹在身上的被子推到一遍,喊了一声还在厨房的谷嘉诚。

              谷嘉诚把厨房整理干净之后一出来就看见某人又活蹦乱跳的了。有点不放心道:“把被子盖上,等下感冒加重了有你好看的。”

              伍嘉成还是没有犟过谷嘉诚,重新被裹成了毛毛虫。

             谷嘉诚放了一个电影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把伍嘉成抱的严严实实的,伍嘉成刚刚闹了一会,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谷嘉诚听到了厨房锅里的提示音,但是没有动,亲了亲怀里人的发旋,眯了眯眼睛也睡了过去。

Follow me

            伍嘉成一脸阴郁地走进了化妆间,房间里就只剩郭子凡和谷嘉诚了,郭子凡走出去的时候冲谷嘉诚使了使眼色,眼里都是你保重的意思。
           “怎么了?”谷嘉诚见伍嘉成不说话就只好自己先开口了。
          伍嘉成紧了紧手,闷声道:“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和凡凡solo被取消的事?”咽了一口气又道:“明明是一个团队,为什么就你们没有?”
          谷嘉诚笑了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那你跟我说什么才是大事?”伍嘉成的声音不自觉拔高,从比赛的时候开始谷嘉诚就总是不争不抢,什么都习惯忍让,他的好脾气有的时候都让人觉得可气。
          谷嘉诚也沉默了一下,接着才道:“就算说了也没什么用啊,这个圈子不就是这样吗?难道是我和子凡自己说我们不要solo的吗?”
            伍嘉成低着头没有说话了,谷嘉诚叹了一口气,蹲下来握着面前人的手,立马一颗眼泪就掉在了自己手上,接着第二颗,第三颗,眼泪像不想被别人看到一样滑落手背藏进了衣料里。
             谷嘉诚揉搓着面前的人的手,轻声道:“哭什么啊,这些不是在出道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断断续续的词从伍嘉成的口中出来,伍嘉成终于像忍不住什么似的说道:“老谷,对不起,刚刚我去找龙总理论的时候她问我可不可以把我的solo时间给你们,我犹豫了,我没有回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眼泪掉的更凶了呢。
            谷嘉诚擦了擦伍嘉成的眼泪,严肃道:“嘉成,你永远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让你当我的队长。而且,就算你同意了龙总也不会同意你不solo的,你想想那些为你远道而来的伍仁呢,你不会让她们失望的。”
           伍嘉成哭的说不出话了,咽了好久才道:“明明我们白队才是胜利者,为什么到了现在确是我的队员在吃亏?老谷,我不明白。”
           谷嘉诚用手捧住了伍嘉成的脸,额头贴着额头道:“嘉成,你教过我要少看我们没什么,而要看我们手里有什么。”
           伍嘉成也伸手捧住了谷嘉诚的脸,喃喃道:“谷嘉诚,跟紧我。”
          “从来没有停止过。”谷嘉诚细细亲吻着他脸上的泪痕。
          伍嘉成休整了好一会才走出去,一走出去就看见了郭子凡站在门口,伍嘉成还没开口,郭子凡就道:“小伍哥,不要太为我们担心了。”
          “笨凡凡,你既然喊我一声哥,我就肯定不会让你们跟着我吃亏的。”伍嘉成眼里像有光一样,道:“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迟早亲手拿回来。”
            在此之前,请跟紧我。

灵魂伴侣

       伍嘉成刚刚从纽约回来需要倒时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这可苦了坐了一天飞机的谷嘉诚,凌晨一点的时候谷嘉诚早就进入深度睡眠了。
      最后实在忍不住起来倒了一大杯红酒给睡在自己旁边的人,道:“红酒助眠,试试看有没有用。”
       伍嘉成自己也很无奈啊,耷拉着眼皮接过杯子一口就给闷了。
       谷嘉诚看着伍嘉成明明累地不行却睡不着,说不心疼是假的,接过杯子把杯底剩下的一小口红酒给喝了,道:“我们出去透透风吧,反正这么晚了也没人知道。”
       果然伍嘉成的眼神一下子就亮起来了,不想睡还要一直躺着实在是让人太难受了,道:“可以吗?”嘴上问着可以吗?手上已经开始找自己的衣服了。
       “可以,走吧。”谷嘉诚连裤子拖鞋都没换,直接套了件上衣就带着身边的人就出门了。
       伍嘉成坐在车里开玩笑道:“你刚刚也喝酒了,这算不算酒驾?”其实只有一小口。
       适逢红灯,谷嘉诚倾身过去含住了对方的嘴唇,细细描摹,伍嘉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也回应了过去。
        “这样就算被警察拦住了也有借口了。”谷嘉诚又亲了亲伍嘉成的鼻尖,轻声道。
        “啊?什么?”伍嘉成抬了抬迷乱的眼神。
        谷嘉诚笑了笑继续往前开。
        伍嘉成拿脚踹了踹坐在旁边的人,道:“什么叫‘这样就算被警察拦住了也有借口了’啊?”
        “别闹,开车呢。”谷嘉诚还是没有正面回到这个问题。
        伍嘉成自己琢磨了一会,还是不懂,又道:“到底为什么啊?说一下呗?”
        “因为我吻了你啊。”谷嘉诚被烦的没办法,只好扔出一句话来。
        伍嘉成有想了想,红酒的后劲好像也上来了,想到什么之后脸一下就变红了,呢喃了一句就会耍流氓。
         谁知道过了两条街还真的是碰到交警了,伍嘉成有点紧张,他们这些公众人物要是真的有什么酒驾的话妥妥是个黑点啊,忍不住道:“你只喝了一口没关系吧?一口应该没有什么酒精能检查出来吧?”
        谷嘉诚拉下车窗道:“别紧张,没什么事。”
        交警拿着仪器走了过来,伍嘉成又忍不住道:“交警叔叔,他没喝酒,是我喝的酒。”
        交警被逗笑了,道:“别紧张,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哦。”伍嘉成也有点不好意思。
        “这么晚了两个年轻人还在外面,干什么啊,你们谁睡不着了拉着哥们出来兜风啊?”交警等着结果的时候唠嗑了一句。
      伍嘉成刚想回答什么就听见谷嘉诚道:“他不是我哥们。”
      交警和伍嘉成都愣了一下,就又听见谷嘉诚后面有说了一句英文,太快了伍嘉成没听听清楚,但交警吹了一下口哨,道:“那祝你们顺利。”
       “哎,你刚刚说什么了?太快了我没听清楚。”伍嘉成看着谷嘉诚认真道。
       谷嘉诚开车的眼睛瞄了一眼旁边的人,道:“没说什么,我说我们不是哥们,是铁哥们。”
      伍嘉成翻了个白眼,道:“这你都要用英文说,显得你英文好吗?”
      等谷嘉诚把车开回家的时候伍嘉成已经坐在座位上睡着了。
       谷嘉诚又念了一句:“You  are  my  soul  mate!”
       谷嘉诚躺下睡着的时候旁边的伍嘉成睁开了眼睛,无声道:“You  are  my  soul  mate。”
       你是我的灵魂伴侣。
      

门外的故事

      “明天有没有人要去打球的?”谷嘉诚洗完澡按往常一样问了一下,以为大家还是会说不去。

       伍嘉成摆弄着手里的猫罐头道:“我要去。”

     “还有我,我们学校最近有篮球赛,我想先练练手。”郭子凡举了举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手里的平板电脑。

     谷嘉诚忍不住怼道:“就你这身高,你是替补吧?”

    郭子凡这才赏了谷嘉诚一个眼神,神情傲娇道:“我是跟着小伍去的,没你事,你还是小心你的腿吧,这才好多久就又想着玩。”转头对伍嘉成道:“小伍你得看着他,马上就演唱会了啊。”

    谷嘉诚马上点头道:“好好好,去,去,我教你玩,保证你在篮球赛上大放异彩。”谷嘉诚知道要是让郭子凡再说下去自己明天说不定就出不去了,说不定还会让嘉成强制在床上静养,大丈夫能屈能伸。

    “篮球啊,我也去。”焉栩嘉抱着自己的咸鱼抱枕从房间里出来。

    “带我。”赵磊也举了举手,刚好买了球衣还没穿过呢。

    谷嘉诚还以为明天可以自己浪呢,结果……只好默默甩了郭子凡几个眼刀子。

    谷嘉诚觉得在大海里被浪越推越远,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是伍嘉成隔着被子推他呢,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起来啦,不是说去打球吗?”伍嘉成连衣服都换好了。

    谷嘉诚顿了半天,回了一个字:“哦。”结果两眼一翻又睡过去了。

    伍嘉成也不烦,接着推,道:“起来,快点。”

     谷嘉诚半睡半醒之间还以为回到了他们俩一开始搭档的时候,又回了一句:“好,马上。”

     伍嘉成才不会被他糊弄呢,以前第一次喊他的时候就是被他骗了,说好,结果马上又睡过去了,再喊他,他又说好,翻个身接着睡,磨磨蹭蹭就是一个多小时。忍不住用力拍了拍他,道:“你还去不去?”

     谷嘉诚知道不能再得寸进尺了,深呼吸口气,道:“去。”一个挺身就起来了。

     等到了篮球场才想起来不是还有那三个龙王三太子要来吗?谷嘉诚问道:“他们三个呢?”

     “还没起呢,叫我们先打,他们等下就来。”伍嘉成打开室内球场的门,很好,一个人都没有。

    谷嘉诚哦了一声道:“那你这么早喊我,你就心疼他们要睡觉。”

     “嘁,凡凡他们还长身体呢,你这种不长的人有什么关系?”伍嘉成活动着关节道。

     谷嘉诚不敢明着怼,但还是在心里嘟囔了一句:郭子凡肯定也不长了。

     结果就是一打两个小时过后也没见他们来,伍嘉成躺在地上寻思着他们应该是不来了。

     “别刚刚打完就躺,对心脏不好。”谷嘉诚站在一边。

      伍嘉成虽然说平时有健身,但是这样两个小时下来还是累得直喘气,糯声道:“懒得动。”

      “啊——”伍嘉成的一条腿一下子被谷嘉诚抓着脚踝抬了起来,整条腿的韧带也随之拉伸,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谷嘉诚咽了咽口水,明明只是一个单音节的字却好像上了发条一样一直在耳边回放,一定是因为篮球场太空旷了,所以才有回声。

      谷嘉诚回过神来继续压腿,结果发现伍嘉成的球裤里没有穿打底的紧身裤,球裤因为腿的抬高往下滑,谷嘉诚甚至看到了伍嘉成底裤的边缘,马上把眼神转移开了,结果下一秒眼神又回来了,心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篮球场的门开了又关上了。

      门口的龙王三太子有点尴尬,面面相觑,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焉栩嘉抱着球道:“我还有点困,想回去睡觉,你们呢?”

      赵磊也接着道:“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衣服还没有熨。”

      “我还有导师布置的作业呢,回去吧。”郭子凡有点脸红。

       刚刚抬脚走了没几步,焉栩嘉说:“等我一下。”转身去了卫生间,扛了一个塑料牌子出来,道:“等我把这个放一下。”塑料牌子上写着:维修勿进!

        这下尴尬的氛围一下子又上来了,郭子凡和赵磊两个都脸红地点了点头。

       篮球场内。

      “你干什么啊。”伍嘉成被吓一跳。

       “给你按按,不然明天你又会说腿疼。”谷嘉诚抓着伍嘉成的脚踝没有放手。

       “哦。”伍嘉成倒是老老实实躺好了。

        谷嘉诚压着伍嘉成的腿慢慢往下,结果一个用力,伍嘉成躺在地上的上半身都疼得起来了一半,吸气呻吟道:“疼啊,你轻点啊。”

       “哪有那么痛,你放松点。”谷嘉诚说是这么说,但好歹放轻了动作。

        门口放牌子的焉栩嘉脸红得不像话,默默道:“我还是个孩子。”

       等伍嘉成回到家问赵磊为什么没去打球的时候,赵磊眼神飘了飘,道:“嘉哥感冒了不舒服,就没去。”

      “嘉嘉,你怎么今天早上没去打球啊。”伍嘉成又去问了一遍。

       焉栩嘉的表情也不太自然,道:“我困,就睡了。”焉栩嘉转身就出门了,伍嘉成连问一句感冒怎么样了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怎么回事啊?伍嘉成又去找了凡凡,问道:“你们三个怎么都没去打球啊?”

       郭子凡跪在沙发上玩电脑,道:“嘉哥起床的时候扭到脚了,所以就没去。”

       伍嘉成觉得自己是不是问了一个假问题,明明是同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得到了三个不一样的答案?疑问道:“怎么回事啊,我问磊哥,磊哥说嘉嘉感冒了,我问嘉嘉,嘉嘉说他困就没去,结果凡凡你又说嘉嘉扭到脚了?”

       郭子凡打字的手停了一瞬间,脱口道:“嘉哥今天感冒了,所以起床的时候没注意扭到脚了,吃完药就又去睡了。”

       “哦,你们也真是,不会把话说清楚,哪有一人说一段的啊,这不是让人着急吗?”伍嘉成边说边离开了大厅。

       郭子凡放下电脑,确定人走了之后,手捂着胸口呼出一口气,太险了,心里默念论演员的自我修养,然后顺便给自己点了个赞。

听,雨声

今年的北京七八月总是在下雨,天气凉凉的,谷嘉诚还是觉得热要开空调,可伍嘉成偏偏怕冷的很。

谷嘉诚忍不住舒服地叹出一口气,心想果然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床了。

伍嘉成躺在旁边拍了他一下,道:“头发擦干了没有啊。”

谷嘉诚默了一下,把头在枕头上蹭了蹭,道:“擦干了。”担心伍嘉成还要问,便又道:“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伍嘉成仔细想了想,笑着道:“快两个多月了,你忙我也忙,我连元宝他们都很少见呢。”

“啧,怎么每次说着我,你就能把猫也扯进来。”谷嘉诚不满道。

伍嘉成没忍住在被窝里踹了他一脚,只听见谷嘉诚嘿嘿笑了一下,混着外面的雨声格外好听。

“今天晚上的发布会让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伍嘉成压了压被子,把自己裹住只剩下一个头了才道:“我还记得我们燃烧吧少年的时候吧,一开始那个嘉偶天成。”

“怎么可能不记得,你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之后好几天不敢正眼看我呢,害羞的不行。”老谷在被窝里热得忍不住伸了一条腿出去,顿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还没等伍嘉成回话又道:“还没老呢,怎么就开始回忆往事了呢?”

伍嘉成又忍不住踹了他一脚,道:“能不能好好说话。”

谷嘉诚嘟囔了一句什么伍嘉成没听见,只听见他说:“我现在只庆幸自己当时填了那张表格。”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一滴一滴的雨水落在窗户上因为太快了连声音都连成了一片。

“你说以前人家都不知道伍嘉成是谁,现在有那么一点人知道了,我每天都能看见她们说我是她们的老公,男朋友,那我是你的谁啊?”伍嘉成问道,接着又马上说:“你要是拿那什么的‘你是我的优乐美’的广告词来糊弄我我就打死你。”

被说中的谷嘉诚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转过头看着旁边的人,自己摘下眼镜就只能看清楚自己这个枕边人,很多事谷嘉诚都不放在心上,但是只有对这个人是上了心的,别的男人撒娇都是一股娘气,他确是奶气十足,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忍住笑意道:“你如果是伍嘉成,那我就是谷嘉诚,你是伍喵喵我就是谷毛毛,你是陆由弃我就是明泰常,你是沈昊我就是苏格,你是北堂棠我就是北堂弈,现在又多了一个,你是昊天我就是琥伽。”

“你说错了。”伍嘉成抬了抬下巴,狠声道:“我是你男人。”

连装狠的时候都是奶凶奶凶的,谷嘉诚一如既往道:“是是是。”

雨很大,但是,心很近。

我陪你

伍嘉成拖着行李一进门就看见谷嘉诚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睡着了,下意识放轻动作,但是家里的几只小猫可没有这个自觉,看到自家主人回来忍不住喵喵叫地扑上来。

谷嘉诚皱了皱眉头醒过来了,打了个哈欠道:“回来啦。”

“嗯,你那边的节目录完了?怎么有空回来?”伍嘉成也没有管身上的衣服蹭上了猫毛,亲了亲自己的几只猫后才问道。

谷嘉诚嘴角抿了抿,道:“那边不着急,嘉成你来一下。”说完先走进了房间。

伍嘉成以为有什么事情,放下猫跟了过去,问道:“怎么了,节目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事,就是摔了一下,膝盖有点破皮,想让你帮我涂一下酒精消毒。”谷嘉诚满不在乎的口气从柜子里拿出药箱。

“受伤了?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回来你不会自己先弄吗?感染了怎么办?严不严重?”伍嘉成撩起谷嘉诚的裤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谷嘉诚,吓我很好玩是吧,都结痂了还消毒什么啊。”说完不解气地又拍了一下坐在床上的人。

谷嘉诚也不恼,一下子抱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埋首不说话。

伍嘉成这下也发现了谷嘉诚情绪有点不对了,揉着对方的头问道:“怎么啦,不高兴啊?”

“嗯。”谷嘉诚闷声回了一句。

“怎么了啊,别不说话啊。”伍嘉成的手摸到了谷嘉诚后脑勺的发碴。

谷嘉诚把人抱得更紧了,道:“你这期节目哭了,可是我不在。”

伍嘉成有点哭笑不得,笑道:“这有什么啊,我没哭,忍住了啊。”

“还有。”谷嘉诚又冒出两个字。

“还有?还有什么啊?”伍嘉成第一次见这样的谷嘉诚,会跟自己抱怨,有点可爱。

谷嘉诚又紧了紧手臂,不高兴道:“你在新节目里太多人喜欢了,CP也多了好多,不高兴。”

“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啊。”伍嘉成被谷嘉诚的不高兴三个字戳的软软的,连语气都不自觉放轻了。

“还有。”谷嘉诚在伍嘉成的衣服上蹭了蹭,结果蹭了一脸的猫毛,这下终于放开了自己越收越紧的手。

“还有?又有什么啊?”伍嘉成看着一脸猫毛的人忍不住笑出声道:“你这个样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毛毛了,嗯~,谷毛毛?”

谷嘉诚看着面前笑得一如既往好看的人晃了一下神,但还是坚持道:“你一进门看到放下工作特地回来陪你过七夕节的男朋友不应该表示一下吗?怎么是先亲猫先抱猫呢?”

伍嘉成愣了一下没说话,谷嘉诚抬手拍了一下面前的人的屁股,生气道:“说话啊。”

“等一下,让我理一下这个逻辑。”伍嘉成这次回神很快,震惊道:“谷嘉诚,你不会是和猫吃醋吧?”

谷嘉诚也有点脸红,虽然知道这样很幼稚,但是刚刚嘉成一进门就先抱了那几只猫,实在是……让人不爽。

门口又传来了猫拍门的声音,伍嘉成下意识地要去开门,谷嘉诚一把又把人拉了回来,伸手摸上了面前人的腰腹。

伍嘉成咽了咽口水道:“今天你不用陪城墙过七夕吗?”

“我让别人陪她们了,我今天只陪你。”谷嘉诚把人搂得更近了。

伍嘉成一到这种时候就话多,又忍不住道:“你膝盖受伤了行不行啊?”

谷嘉诚动作一顿,但下一秒就恶狠狠地说:“没关系,我不行你可以坐上来自己动。”

猫猫们不知道为什么主人一回来就进房间不出来,小肉垫一下一下地拍着门,猫爸爸和猫妈妈倒是没来凑这个热闹。

(图片是QQ空间上看到的,一看到就自动联想到老谷和小伍了,但是不知道是谁画的,侵删!!!)

爱上红细胞

编号619的白细胞是在绿脓杆菌入侵肺泡的时候见到那个刚刚新生的编号718的红细胞。

编号718才刚刚开始投入工作,第一次见到所谓的细菌,抱着自己需要运输的氧气吓得不敢动弹。

绿脓杆菌一转头就看见了在一边瑟瑟发抖的红细胞,桀桀笑道:“看,多可怜的小细胞,不要害怕,不疼的!”

编号718见她看过来下了一跳,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就哭出了声,但还是死死抱住自己的氧气不放手。

“哭什么,不过是个小细菌。”编号619从小腿上抽出军刀,看了一眼还在哭的红细胞皱了皱眉,觉得面前的细菌特别碍眼,下手也不禁狠了几分。

红细胞本来已经不哭了,但是被细菌的血溅了一脸,又开始哭了。

编号619有点手足无措,有点机械道:“你好我是‘卫士兵’白细胞,编号619,细菌已经歼灭,请不用担心了。”

红细胞哭得直打嗝,捂住自己的嘴看了一会面前的细胞,可怜兮兮道:“我是‘运输兵’红细胞,编号718。”

尴尬了一下619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起身准备走了,718又道:“刚才谢谢你啊。”

619第一次看见跟他道谢的红细胞,平时红细胞都是躲着白细胞的,因为红细胞总说有白细胞的地方红细胞就会死去。

愣了一下619公事公办道:“这是我应该做的。”顿了一下觉得太生硬了又道:“不用客气。”

718噗地一声笑,道:“你是不是不经常说话啊?而且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一般人见到你会怕你的吧。”

619抿了抿嘴唇,有点不太理解对方的意思,但还是一个一个问题回答道:“我第一次跟别人说话,我不会做表情,红细胞一般都会怕白细胞的吧。”

这下718哈哈的笑声可以说完全是忍不住了,718站起来拍了拍摔红的膝盖,道:“你好有趣哦,前辈都说白细胞很可怕,原来也不是啊。”

619不知道该说什么,抬脚准备离开又听见后面的细胞问道:“哎,要走啦,我们下次能再见到吗?”

718想了一下,道:“可能见不到,白细胞很多,你下次见到可能就不是我。”还有白细胞的寿命只有7~14天,下次可能自己已经死了吧,619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怕说出来面前这个小哭包可能又会哭。

“也是哦,红细胞就更多了,但还是很高兴认识你。”718抱了下面前的‘大个子’,对比红细胞白细胞可能说是很高大了。

619觉得有一股热气侵入自己的身体,一般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害羞的表情。抱着自己的红细胞只到自己腰间,抱住自己的动作在自己细胞核里慢回放。

啊,红细胞真是可爱的不行,而且哭起来的红细胞也太可爱了吧,619依旧是面瘫的表情,但细胞核里的波动却不去表面上平静。

吃饱了再吵架

伍嘉成一下飞机就听说老谷在医院里吊水,还是因为懒得出门买吃的最后饿到住院的这种奇葩原因。
    

伍嘉成急匆匆地往医院赶,开门看见平时就脸白的谷嘉诚现在的脸更是白了一个程度,不过以前健康的肤色现在变得青白青白的。
 

谷嘉诚没想到伍嘉成来的那么快,自己连趁机回血的时间都没有,心虚道:“这么快就回来啦,节目那边没事了?”

“我怕自己慢点回来你已经把自己弄死了。”伍嘉成没好气地放下包,头疼地发现自己太急着来医院行李还在机场没有取。

人一着急话就多了,更不要说伍嘉成这种话本来就多的人,伍嘉成很严肃地坐在床沿,生气道:“谷嘉诚,你怎么答应我的,说好了会好好吃饭的呢,我说你要是因为练习太累了忘记吃了我还能够理解,可是老师说你有好几天都没有去上课了,待在家里干嘛呢,课不上饭不吃,你是要气死我啊,啊!”说着说着声音一下子就大起来了,伍嘉成本来还想上手的,可是看着面前弱不禁风的人到底是把手放下来了。

谷嘉诚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盒巧克力来。明明只有一只手却拆得顺溜极了,伍嘉成看谷嘉诚这个样子更生气了,内心张牙舞爪的怒气都没有地方发泄。

“呐。”谷嘉诚把巧克力喂到伍嘉成的嘴边。

伍嘉成看着面前的巧克力吞了吞口水,刚刚营造出来的氛围一下就变了,伍嘉成不想落了下风,可最后还是张嘴吞了面前的巧克力,刚刚嚼完准备说话的时候又有一颗送到了自己嘴边。

“吃饱了?”谷嘉诚停下喂食的手问道。

伍嘉成看着盒子里少了五六颗巧克力之后无奈地说:“老谷,我在跟你吵架呢。”

“我知道,低血糖容易导致人脾气暴躁,下次吃饱了再跟我吵,这样不容易大脑缺氧。”谷嘉诚把巧克力放在一边,心里舒了一口气,这下应该能够逃过一劫了。

伍嘉成要气也气不起来了,脑回路一转问道:“你一只手拆包装怎么拆得那么快啊?”

谷嘉诚翘了翘嘴角,道:“你靠近点,我偷偷告诉你。”

伍嘉成见他这么神秘,忍不住按他说的慢慢凑过去,准备听他怎么说。

谷嘉诚上扬的嘴角已经很明显了,可伍嘉成侧着头没有看见。

谷嘉诚慢慢靠近伍嘉成的耳朵,伍嘉成突然觉得氛围不太对,可是又不想在谷嘉诚面前露了怯。

“嘉成~,我手上的活你还不清楚吗?”谷嘉诚实在没忍住,一口叼住了面前的耳朵。

伍嘉成听懂了之后忍不住红了脸,急忙把自己的耳朵解救出来,捂着自己红得不像话的耳朵轻骂道:“流氓,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