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书十六

圣诞快乐

            伍嘉成在机场急得红了眼,定好的飞机竟然延机了,偏偏自己还为了不让人认出来订的还是大晚上的飞机,这样飞机一延机等到了目的地圣诞节都过了。

           伍嘉成拖着行李躲在厕所里,打算偷偷掉两颗眼泪之后就给某人打电话说不能去探班了。

           这时手机显示老谷来电,伍嘉成吸了吸鼻子接了,"喂。"

          那边停了一瞬就说:"怎么了,哭鼻子了啊。"

          伍嘉成本来都调整好了的,被一问又觉得自己委屈得不了,为了请这两天的假自己赶了多少工,结果时间全都浪费在飞机场了,他们都快两个月没见面了。

          "嗯。"这一个回答因为哭腔更显委屈。

          谷嘉诚拖着行李站在厕所门口,拿着手机小声道:"干什么哭啊,你天天哭不累啊。"顺便抬手敲了敲面前的门。

            伍嘉成生气回道:"要你管啊。"听到敲门声却很礼貌地回了句:"对不起,这里有人了。"

           "哎呦,这是哪家的小娘子躲在厕所哭啊。"谷嘉诚没有憋住笑,大声道。

           伍嘉成愣了愣,刚刚把门打开谷嘉诚就连人带行李一起挤了进来。

           伍嘉成有点不好意思,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剧组给你假了啊。"

           谷嘉诚深呼一口气,坐在马桶盖上顺便把还带着眼泪的人抱到自己腿上,埋在伍嘉成的颈项之间,道:"圣诞节给了一天,我今天拍完戏立马就赶回来了,等下又要飞走,要不是来厕所听见你哭,我赶回家还看不到人。"

           "啊,马上又要走啊,几点的飞机啊。"伍嘉成给谷嘉诚揉了揉太阳穴,心疼道。

           "订的是晚上十一点的,但是刚刚说好像延机了。"谷嘉诚让伍嘉成跨坐在自己身上,埋头现在锁骨上啃了几口才说话。

            伍嘉成又道:"就只有一天你不能好好休息嘛,飞来飞去很好玩吗?"

             谷嘉诚的手从伍嘉成的腰线摸了上去,抬头看着伍嘉成道:"先别说话。"然后就把伍嘉成的唇含在了嘴里,动情地啃咬着。

             伍嘉成被他咬的上火,干脆自己占据主动权,捧着他的脸回吻。

            谷嘉诚一脸淡定地走出卫生间,伍嘉成跟在后面的眼神有点躲闪,两只耳朵更是红的不像话。

           谷嘉诚有点好笑地看着后面的人,凑近道:"你总是事后害羞是怎么回事啊?偏偏我还特别吃你这一套。"

            "什,什,什么啊,我哪有害羞,我没有害羞,我根本就没有害羞。"伍嘉成的眼神飘忽不定。

           "好吧,你没害羞,我快饿死了,身上有吃的没。"谷嘉诚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长时间的飞行还真是让人吃不消。

            伍嘉成摸了摸口袋,惊讶道:"啊,还有两个茶叶蛋,出门前凡凡塞给我的。"

             谷嘉诚剥一半突然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才继续吃,没几口就全都下肚了。

            "你不是饿吗?怎么还记得要拍照啊?怎么样,好吃吗?"伍嘉成好笑地看着谷嘉诚。

            谷嘉诚收拾了一下,道:"我饿,城管也饿啊,好歹我还是城管大队的队长,不能光我吃肉啊。"顿了一下又道:"这两个蛋没有我刚刚吃的卤蛋好吃。"

           "卤蛋,你什么时候吃了卤蛋?"伍嘉成一脸疑问。

           谷嘉诚是笑非笑地看着他,伍嘉成这才反应过来,用力拍了谷嘉诚两下才算完。

            等到飞机登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两个人买的是同一个航班,因为飞机延机的问题,周围空了好多座位,某人就正大光明地坐在了伍嘉成旁边。

           已经将近二十四点了,飞机里太安静了,伍嘉成本来都要睡着了,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自己手心上写字。

           "嘉成,圣诞节快乐。"谷嘉诚认真的写了几个字。

           伍嘉成也认真的看着,他知道,圣诞节对自己和对他的意义都是重要的。

            伍嘉成拿起谷嘉诚的手写道:"谷嘉诚,我的!"

            谷嘉诚深深地看着伍嘉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在毛毯下的手十指相扣,

             在一起那么久了,有些话,不必说,对方都懂。


明亮的你

           伍嘉成起了个大早,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走了出来,有点没睡醒地坐在钢琴旁边,几只小猫现在也还很有精神,跳上钢琴对着伍嘉成喵喵叫。

          伍嘉成调了一下钢琴的音,好看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跃,几只小猫都缩起前脚地趴在钢琴上。

           伍嘉成单手弹了一个音,对着面前的小猫道:"mumi,哆——"

            白色小猫很给面子地按声调喵了一声,伍嘉成惊奇道:"哇哦,mumi,好厉害,来小白,咪——"

          小白不知道在没在调上,反正给咪了一声,小闹也咪了一声,可是等到元宝是,元宝就只打了个舒服的呼噜,一点要应和的反应都没有。

          "啊,元宝,你破坏队形了,小坏蛋。"伍嘉成上手揉了揉元宝的头,恨恨道。

          "再来一遍。"伍嘉成从新弹了一个音,mumi虽然不在理解主人的脑回路,但是给喵了一声,反正这没什么难度。

          结果又是元宝不给面子了,眼睛眯起来就准备呼呼大睡了。伍嘉成扯了扯它的胖脸,道:"元宝,你都胖成这样了,吃了我这么多东西竟然这么不给我面子。"

          "来,我们再来一遍。"伍嘉成这次换了左手弹,等到前面几只小猫喵完后,在元宝就要呼噜一声应付的时候伍嘉成马上用右手捂住了元宝的嘴,伍嘉成笑出声道:"好,我们的演出非常完美。"

          伍嘉成看这几只小猫真的困了之后就认真练琴了,小猫们没有回自己的窝,集体趴在钢琴上。

          太阳爬地太快了,没一会钢琴这边就都是阳光了,伍嘉成不知道为什么谷嘉诚一定要把钢琴放在落地窗前面,这样子家里的格局都不好看了,每天如果起得晚的话连琴都不好练。

            谷嘉诚终于起来了,房门正对着钢琴,谷嘉诚斜靠在门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伍嘉成没转头,但手里转换了另一首曲子,梦中的婚礼。

           谷嘉诚看在被阳光拥抱的伍嘉成,平常就只知道他的眼睛里有光,现在觉得,不止眼睛,手,指尖这些都发着光,让人忍不住跟随着这些光走。

           伍嘉成弹完了站起身来,做了个绅士的邀请姿势,道:"谷嘉诚先生,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伍嘉成有多明亮。

         "我不会跳女步。"谷嘉诚没有把手放在伍嘉成手里,而是把伍嘉成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里。

           伍嘉成看着自己的手撇了撇嘴,道:"没关系,反正我们又不一定要跳华尔兹。"

          说是说不一定要跳华尔兹,但是伍嘉成还是一嗒嗒二嗒嗒地在教谷嘉诚怎么跳华尔兹的舞步。

         "老谷,为什么钢琴一定要放在落地窗前面啊,你到现在都没跟我说原因。"伍嘉成的手放在谷嘉诚的肩膀上。

        谷嘉诚看着面前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下,感受到了睫毛在唇上的跳动,带着悸动。

        亲过了谷嘉诚才道:"我喜欢你坐在明亮的地方,你天生适合光。"

          伍嘉成突然听到这样的话有点不可思议,因为这不像谷嘉诚会说出来的话,伍嘉成拉着谷嘉诚的衣领扬起笑道:"我天生适合光,但是你天生适合我。"

         

         

2018.12.1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难过,明明听到他们唱星期六的晚上很激动很高兴的,可是越往后面看越难受,在家里哭不敢让爸妈知道,自己一个人偷偷躲厕所里哭,虽然越看越难受,但我还是看下去了,可是当老谷说可能是最后一次舞台了,我就真的是忍不住了,哭死我算了,以为今天都是糖呢,结果让我吃了一嘴的玻璃渣(写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我只是需要发泄一下,别理我。)


啾咪

          深圳演唱会的后台人来人往,嘈杂的不行,明明离演唱会开始只有半个小时了,但是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小事不让人消停。

          "洛姐,我这条裤子的裤头好像坏了。"谷嘉诚提着自己的裤子喊了一声不远的人。

          叫洛姐的人回过头来一看,谷嘉诚这身衣服一开场就要穿的,竟然在这节骨眼坏了,气得火冒三丈,道:"负责服装的人呢,怎么办事的,毛毛躁躁的,这点事都办不好。"但是现场太吵了,没有谁听见,洛姐也只是抱怨一下,拿了针线准备给谷嘉诚缝一下。

          "洛姐,子凡的衣服都不知道放哪里了,你快来看一下,赵磊的麦克风也出问题了。"一个小青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洛姐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公司的人怎么都这么不靠谱啊,早知道就带自己的人来了。

         伍嘉成是最早准备好的人,走过来道:"洛姐,这边我来吧,那边好像挺严重的。"

         洛姐赶紧把手中的针线交给了伍嘉成,虽然相处没多久但这个团体的队长还是很让人靠得住的。

         伍嘉成坐在椅子上,谷嘉诚也乖乖地站了过来,伍嘉成念叨道:"这么回事啊,我们下午排练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才几个小时就出问题了?"伍嘉成的手摸了摸裤头破了的地方。拉着谷嘉诚破了的裤头把人拉近了一点,道:"你站过来一点啊,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谷嘉诚立马不敢动了,离得太近了伍嘉成的呼吸好像都隔着布料传到了不可名状的地方,周围好像一切都安静下来,谷嘉诚把自己脑子里有颜色的废料都赶了出去,掩饰道:"还真是有够乱的啊,吵的我歌词都要记不住了。"

         伍嘉成没有听清楚谷嘉诚说了什么,边缝边抬头问道:"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谷嘉诚看着伍嘉成从自己腹部抬起的眼睛,黑白分明,映着头顶的灯却又水亮水亮的,还有因为张着嘴没有藏起来的小舌头……谷嘉诚再次把小腹收的紧紧的,气恼道:"没什么,你快点,我想上厕所。"

          伍嘉成缝完了看了看身边没有剪刀,刚刚把头凑过去,谷嘉诚慌忙推开他,惊恐道:"你做什么?"

          "你干什么,没剪刀只能用牙咬了啊。"伍嘉成再次抬头看着他。

         "哦。"谷嘉诚有点尴尬,耳朵红得不行。

        结果明明只是几秒钟的事,谷嘉诚却觉得过了几个世纪,伍嘉成的动作在谷嘉诚眼里就像放慢了好几倍一般。看着伍嘉成凑过来,看着伍嘉成露出的虎牙,看着伍嘉成的虎牙接触上线,看着线被谷嘉诚的尖牙咬断……谷嘉诚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腹肌绷出了可怖的线条。

          "我去一下卫生间。"谷嘉诚在线断了的一瞬间推开了伍嘉成跑开了,可以说是落荒而逃了。

          "老谷"伍嘉成敲了敲卫生间的门,道:"你好了没有啊?"

          谷嘉诚气急败坏地打开门道:"怎么办,我忍不住了?"

         伍嘉成反应了好一会,突然脸色爆红道:"忍不住什么啊,忍不住也给我忍住了,我又没撩拨你。"

          "就是你啊,怎么办?"谷嘉诚本来挺烦躁地,但看到伍嘉成的反应心里又好笑起来。

          "什么怎么办,能怎么办,你自己快点,我,我,我出去了。"伍嘉成转身就想走。

          谷嘉诚连忙拉住了他,让步道:"亲我一下吧,亲我一下我就好了。"

          伍嘉成看了看进来的门,门有没有锁,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人进来,但是自己又从来不会拒绝自己身后的人,纠结了一下道:"我跟你都上好妆了,现在不管是我亲你,还是你亲我都会被看出来的。"

          "啊,那怎么办?"谷嘉诚故作失望道。

          伍嘉成也急得不行,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就在谷嘉诚打算了放过伍嘉成的时候,伍嘉成四指和大拇指重合在一起,用手轻轻在谷嘉诚的脸上啄了一下,"啾咪!"

          "好了吧。"伍嘉成放下手着急道。

           谷嘉诚刚刚压下来的火又差点给撩起来,把手搭在伍嘉成的肩膀道:"等晚上回家再找你算账。"

        

有点甜

       (纯属脑洞,忽联系实际!)

          伍嘉成困的直打哈欠,但还是坚持眯着眼睛回复着消息。曲奇饼干的直播是做完了,但是工作人员还把客服的账号给了自己,说只要坚持到晚上十二点就好了,伍嘉成天生不会拒绝人,就答应了下来。

           谷嘉诚这时提着行李走了进来,火气大的不行。

           “怎么这么晚啊,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伍嘉成看了看钟,已经快十一点了。

            谷嘉诚换了鞋坐在了谷嘉诚身边,无奈道:“好不容易请了一天假,结果飞机延误,还说赶着回来陪你做直播呢,一半的时间都浪费在飞机场了。”

           伍嘉成又打了个哈欠,用力睁了睁眼,道:“那你干嘛不待在剧组啊,这样明天早上你又要坐飞机走,累不死你。”

           “我假都请了,没看到你我就回去亏不亏?”谷嘉诚看着一直看手机伍嘉成不满道:“干什么呢?”

            伍嘉成觉得自己的脑袋现在有千斤重,隔了一会才回答:“曲奇代言的客服服务,要做到十二点呢。”

            谷嘉诚手一圈就把人捞怀里了,拿过手机看了看,消息刷新的人眼睛都要瞎了,拿过手机道:“你睡一会,我来帮你回。”

            “不行,等下被发现了怎么办?”伍嘉成想把手机抢回来,但是被某人圈着使不上力。

            “没事,回消息前先打几个哈哈哈哈,肯定没人怀疑。”谷嘉诚扯开消息栏开始回消息。

            伍嘉成看了看没出什么问题就把头枕在了身后人的肩窝上,用脸蹭了蹭对方的脸,道:“我睡十分钟,十分钟后要叫我啊。”

            谷嘉诚低头亲了一下伍嘉成的额头,道:“闭眼。”

           谷嘉诚回了好多奇奇怪怪的问题,竟然还有人说自己回消息慢,那我就再慢点,等死你。

           某粉丝:小伍小伍,是曲奇甜还是小伍甜啊。

           谷嘉诚挑了挑眉毛,哼了一声:“当然是嘉成甜。”手里打着字一边碎碎念,哪里来的曲奇能和我嘉成比,不自量力。差点就把‘当然是嘉成甜’发出去了,回过神来赶紧把嘉成改成小伍。差点穿帮了,谷嘉诚第一次觉得手速慢是一件好事。

          谷嘉诚 再次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使劲在伍嘉成的脸上吧嗒一口。

           伍嘉成睁开了眼睛,语气软软道:“啊,怎么啦,十分钟到啦?”

           “没呢,你继续睡,我就尝尝你甜不甜。”谷嘉诚又趁机吧嗒了一口。果然,就没有什么比嘉成更甜了。

            伍嘉成不知道是睡糊涂了还是怎么了,撅起嘴在谷嘉诚脸上么了一口,糯糯道:“你也是甜甜的。”

            连空气都是甜的呢。

          


初心不改

         伍嘉成向远处的韩沐伯挥了挥手,满脸的开心藏都藏不住。

         韩沐伯也笑了,道:“走,我们先进去,等下王钰威还有宾俊杰也会来。”

          “真的啊,好久没有看到他们了。”伍嘉成跟着进了韩沐伯早就订好的包厢。

           进到包厢里韩沐伯才道:“小伍,你这身衣服是老谷送的吧。”这根本就是个陈述句。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伍嘉成忙着看菜单,没有看到韩沐伯快要翻到天花板上的白眼。

            韩沐伯听到手机的微信提示音,边看手机边说:“我怎么知道的?还不是你家老谷,微信上专门发给我看的,有两套呢,问我哪套好看,我说你身上这套好看,你猜他怎么回我的?”

             伍嘉成一听,放下了手上的菜单好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事?老谷回你什么了啊?”

            “他说‘我也这样觉得,你的眼光可算好了一回,那这套给嘉成,我要买另一套。’你说他是不是存心来我面前秀的啊!”韩沐伯愤愤不平,但是说着说着声音就停了,伍嘉成刚想凑过去看韩沐伯看手机看到什么了韩沐伯就把手机收起来了。

            “我们不等他们了,先点吧,他们肯定也快了。”韩沐伯把菜单放在伍嘉成手上,伍嘉成也饿了,没有注意到韩沐伯声音里的紧张。

             韩沐伯再次打开微信,微信群里:

                      小鹅:@老干部沐沐大伯,沐伯沐伯,你是在 和 小伍吃饭吗?

                    小鹅:沐伯,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记得跟谷嘉诚嘚瑟这件事啊,他们两个忙的都没时间见面,谷嘉诚积了好大的怨气,最近总是拿我们开刀,等下你就好好和他炫耀炫耀,气死他!

                    30M:+1

                    社会你嘉哥:最好有点什么照片可以拿来嘚瑟的最好了,You  konw?

            韩沐伯想了想之前的艰苦岁月,回了个:“👌”

           “哎,我怎么没有看见毛肚啊,吃火锅怎么可以没有毛肚呢。”伍嘉成翻了翻菜单,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了。

           韩沐伯咳嗽了一声,眼睛瞄了伍嘉成一眼:“你们最近都怎么样啊?”

           “都还可以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都挺忙的。”伍嘉成像想起什么来,道:“特别是谷嘉诚,最近比我还忙,杂志广告电影,天天到处飞,连人影都看不见,最近不知道瘦了多少。”

            韩沐伯觉得自己好像又吃了一碗满满的狗粮,暗自吐了口老血后又道:“最近有没有什么想吐槽谷嘉诚的,说吧,我可以不收费帮你一起说他。”打算用伍嘉成的话来对付谷嘉诚的某人。

             “吐槽是没有什么可以吐槽的了,又不是在比赛的时候,在比赛的时候就真是吐槽不完,一点反馈都没有,我都哭了他还能吃嘛嘛香。”伍嘉成想起以前的事有点感慨,又道:“不过也不是都不好啦,比赛的时候他还会把自己的被子让给我,可能就是那一瞬间我就决定要好好管着他,不能让他一路随便应付过去啊。”

           韩沐伯捂了捂胸口,小声道:“凡凡,我怕我还没完成你们的心愿自己就先战死了。”

            “你说什么?”伍嘉成没有听清楚韩沐伯说了什么。

            “没什么。”韩沐伯笑了笑,看到包厢的门开了如释重负道:“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我们就先吃了啊。”

           …………

           服务员进来结账的时候伍嘉成道:“姐姐,可以麻烦你给我们拍几张照吗?”

          韩沐伯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反应那么快过,一把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道:“麻烦了。”

           伍嘉成一开始坐在韩沐伯前面,韩沐伯坐在后面道:“小伍,往后坐一点,看不到我了。”

          然后伍嘉成从椅子上往后一滑直接就靠到了韩沐伯的肩膀上。

          一顿饭吃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伍嘉成还是觉得时间过的好快。

          王钰威和宾俊杰先打车走了,韩沐伯看小伍一脸失落的样子,有点好笑道:“又不是不见面了,别哭丧着脸啊。”

         “哎呀,刚才忘记买糖了,等下我还去做节目呢,到时候一嘴火锅味不知道重不重。”韩沐伯转移了一下话题。

        伍嘉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口袋里掏了一盒软糖出来递给韩沐伯。

            韩沐伯再次捂了捂胸口,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最近同化的有点厉害啊,现在连软糖都一起喜欢了,小伍,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晚上睡觉也和谷嘉诚一样不爱穿衣服了。”

            伍嘉成有点脸红,韩沐伯看到他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今天晚上简直就是来吃狗粮的。

           接伍嘉成的车先来了,伍嘉成在车窗上对着还在等车的韩沐伯笑道:“沐沐,我知道,小三也有情,小三也有爱。”

         韩沐伯没想到伍嘉成走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这个,气急而笑地做了一个脱鞋打人的动作,道:“快走吧你,烦死了你们。”

         伍嘉成笑着挥了挥手。

          这个时候的微信群:

                    OG老父亲:你们是不是皮痒了?

                    小鹅:😱😱😱😱😱

                    30M:😱😱😱😱😱

                    社会你嘉哥:😱😱😱😱😱

            郭子凡赶紧看了一眼微信群里的名字:春春伊嘉凡沐磊,我的天,他们发错群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最近的老父亲有点上火,还是走为上计。

          来自星星的龙王三太子同时拿着行李箱从房间走出来。

           郭子凡:“我最近的电视剧马上要进行宣传了,今晚我就得走了。”

           赵磊:“我准备回家看看我妹妹,也打算马上就走。”

          焉栩嘉:“高三的学生,我也赶着回去读书呢。”

         

         

          

有你足矣

            伍嘉成为自己的新歌倒腾半年之久,等一切都安然无事之后果断病倒了。

            “我就问你是不是傻?”谷嘉诚难得提起一次脾气来说教伍嘉成,平时的自己只有被说的份。

           伍嘉成躺在床上,平时两只亮的发光的眼睛变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原因,伍嘉成觉得被谷嘉诚这么说一句就委屈的不行,眼睛一下子就变的湿漉漉的。

             这可把谷嘉诚吓一跳,赶紧道:“没说你,我是问你有没有觉得我傻。”

            “真的?”伍嘉成的嗓子里冒出两个字。

             “真的,真的,我都觉得自己最近傻傻的。”谷嘉诚马上点头,生怕床上的人不相信。

             伍嘉成转了转没有被被子盖住的头,道:“我想吃苦瓜炖排骨。”

             谷嘉诚见伍嘉成难得想吃点东西,掏出手机就准备订餐,伍嘉成却又道:“我要吃你做的。”

             “好,知道了。”谷嘉诚忙着看手机,嘴上回答的都是下意识的反应,等过了两秒钟才道:“你这不是在为难我,是在为难你自己啊。”

             “想吃。”

             “好好好,吃。”

              谷嘉诚站在超市的苦瓜堆面前,有点为难,不懂怎么样的苦瓜比较好,于是就装了两大袋的苦瓜进小推车,回家再让嘉成挑好了。

              “哎呦,你这小伙子是开餐馆的吧,你这样买不值得的啊。”旁边一个买菜的阿姨看着谷嘉诚道:“你这样的还是去批发好一点,这样才有得赚。”

               谷嘉诚有点蒙,好久之后才点了点头道:“啊,谢谢提醒。”然后就推着小推车赶紧走了。走的时候还听见后面的阿姨说:“哎,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连行情都没有弄清楚就想着开店,这是要吃亏的哦。”谷嘉诚走的更快了。

              谷嘉诚回来的时候伍嘉成已经睡醒一觉了,伍嘉成说不想躺着,谷嘉诚于是把躺在床上的人用大被子裹成毛毛虫的样子一下子抱到了大厅里的沙发上。

              谷嘉诚看着这样子的伍嘉成笑着道:“嘉成,你这个样子像是要侍寝的人。”

               伍嘉成的手都被裹住了,只能拿眼睛瞪了瞪谷嘉诚,道:“那我的皇上呢?”

               谷嘉诚捧着伍嘉成有点发烫的脸,亲了亲道:“皇上就在这呢。”亲了两下反应过来道:“你感冒了不会传染给我吧?”

              伍嘉成一听,一下子就叼住某人的嘴唇,甚至得寸进尺的咬弄。狠狠道:“我偏要传染给你,看你生病了我怎么欺负你。”

              谷嘉诚压制不住自己的嘴角,咳了一声把买来的苦瓜摆上了桌,道:“挑两个吧。”这几个字说出了一股霸道总裁范。

              伍嘉成看到摆了一桌子的苦瓜,觉得自己的头又有点晕了,两眼冒星地说:“你是不是傻?”

              “苦瓜里面的籽要掏出来,然后洗干净。”伍嘉成裹着被子在厅里指导。

               “之后切成段,排骨也要洗……”

               “排骨要拿热水洗啊,还有……”

               …………

             伍嘉成指挥地出了一身汗,忍不住把自己的手拿了出来,觉得谷嘉诚这个人真的是比感冒药还管用。

             “老谷老谷,我好像好了呢。”伍嘉成把裹在身上的被子推到一遍,喊了一声还在厨房的谷嘉诚。

              谷嘉诚把厨房整理干净之后一出来就看见某人又活蹦乱跳的了。有点不放心道:“把被子盖上,等下感冒加重了有你好看的。”

              伍嘉成还是没有犟过谷嘉诚,重新被裹成了毛毛虫。

             谷嘉诚放了一个电影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把伍嘉成抱的严严实实的,伍嘉成刚刚闹了一会,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谷嘉诚听到了厨房锅里的提示音,但是没有动,亲了亲怀里人的发旋,眯了眯眼睛也睡了过去。

Follow me

            伍嘉成一脸阴郁地走进了化妆间,房间里就只剩郭子凡和谷嘉诚了,郭子凡走出去的时候冲谷嘉诚使了使眼色,眼里都是你保重的意思。
           “怎么了?”谷嘉诚见伍嘉成不说话就只好自己先开口了。
          伍嘉成紧了紧手,闷声道:“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和凡凡solo被取消的事?”咽了一口气又道:“明明是一个团队,为什么就你们没有?”
          谷嘉诚笑了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那你跟我说什么才是大事?”伍嘉成的声音不自觉拔高,从比赛的时候开始谷嘉诚就总是不争不抢,什么都习惯忍让,他的好脾气有的时候都让人觉得可气。
          谷嘉诚也沉默了一下,接着才道:“就算说了也没什么用啊,这个圈子不就是这样吗?难道是我和子凡自己说我们不要solo的吗?”
            伍嘉成低着头没有说话了,谷嘉诚叹了一口气,蹲下来握着面前人的手,立马一颗眼泪就掉在了自己手上,接着第二颗,第三颗,眼泪像不想被别人看到一样滑落手背藏进了衣料里。
             谷嘉诚揉搓着面前的人的手,轻声道:“哭什么啊,这些不是在出道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断断续续的词从伍嘉成的口中出来,伍嘉成终于像忍不住什么似的说道:“老谷,对不起,刚刚我去找龙总理论的时候她问我可不可以把我的solo时间给你们,我犹豫了,我没有回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眼泪掉的更凶了呢。
            谷嘉诚擦了擦伍嘉成的眼泪,严肃道:“嘉成,你永远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让你当我的队长。而且,就算你同意了龙总也不会同意你不solo的,你想想那些为你远道而来的伍仁呢,你不会让她们失望的。”
           伍嘉成哭的说不出话了,咽了好久才道:“明明我们白队才是胜利者,为什么到了现在确是我的队员在吃亏?老谷,我不明白。”
           谷嘉诚用手捧住了伍嘉成的脸,额头贴着额头道:“嘉成,你教过我要少看我们没什么,而要看我们手里有什么。”
           伍嘉成也伸手捧住了谷嘉诚的脸,喃喃道:“谷嘉诚,跟紧我。”
          “从来没有停止过。”谷嘉诚细细亲吻着他脸上的泪痕。
          伍嘉成休整了好一会才走出去,一走出去就看见了郭子凡站在门口,伍嘉成还没开口,郭子凡就道:“小伍哥,不要太为我们担心了。”
          “笨凡凡,你既然喊我一声哥,我就肯定不会让你们跟着我吃亏的。”伍嘉成眼里像有光一样,道:“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迟早亲手拿回来。”
            在此之前,请跟紧我。

灵魂伴侣

       伍嘉成刚刚从纽约回来需要倒时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这可苦了坐了一天飞机的谷嘉诚,凌晨一点的时候谷嘉诚早就进入深度睡眠了。
      最后实在忍不住起来倒了一大杯红酒给睡在自己旁边的人,道:“红酒助眠,试试看有没有用。”
       伍嘉成自己也很无奈啊,耷拉着眼皮接过杯子一口就给闷了。
       谷嘉诚看着伍嘉成明明累地不行却睡不着,说不心疼是假的,接过杯子把杯底剩下的一小口红酒给喝了,道:“我们出去透透风吧,反正这么晚了也没人知道。”
       果然伍嘉成的眼神一下子就亮起来了,不想睡还要一直躺着实在是让人太难受了,道:“可以吗?”嘴上问着可以吗?手上已经开始找自己的衣服了。
       “可以,走吧。”谷嘉诚连裤子拖鞋都没换,直接套了件上衣就带着身边的人就出门了。
       伍嘉成坐在车里开玩笑道:“你刚刚也喝酒了,这算不算酒驾?”其实只有一小口。
       适逢红灯,谷嘉诚倾身过去含住了对方的嘴唇,细细描摹,伍嘉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也回应了过去。
        “这样就算被警察拦住了也有借口了。”谷嘉诚又亲了亲伍嘉成的鼻尖,轻声道。
        “啊?什么?”伍嘉成抬了抬迷乱的眼神。
        谷嘉诚笑了笑继续往前开。
        伍嘉成拿脚踹了踹坐在旁边的人,道:“什么叫‘这样就算被警察拦住了也有借口了’啊?”
        “别闹,开车呢。”谷嘉诚还是没有正面回到这个问题。
        伍嘉成自己琢磨了一会,还是不懂,又道:“到底为什么啊?说一下呗?”
        “因为我吻了你啊。”谷嘉诚被烦的没办法,只好扔出一句话来。
        伍嘉成有想了想,红酒的后劲好像也上来了,想到什么之后脸一下就变红了,呢喃了一句就会耍流氓。
         谁知道过了两条街还真的是碰到交警了,伍嘉成有点紧张,他们这些公众人物要是真的有什么酒驾的话妥妥是个黑点啊,忍不住道:“你只喝了一口没关系吧?一口应该没有什么酒精能检查出来吧?”
        谷嘉诚拉下车窗道:“别紧张,没什么事。”
        交警拿着仪器走了过来,伍嘉成又忍不住道:“交警叔叔,他没喝酒,是我喝的酒。”
        交警被逗笑了,道:“别紧张,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哦。”伍嘉成也有点不好意思。
        “这么晚了两个年轻人还在外面,干什么啊,你们谁睡不着了拉着哥们出来兜风啊?”交警等着结果的时候唠嗑了一句。
      伍嘉成刚想回答什么就听见谷嘉诚道:“他不是我哥们。”
      交警和伍嘉成都愣了一下,就又听见谷嘉诚后面有说了一句英文,太快了伍嘉成没听听清楚,但交警吹了一下口哨,道:“那祝你们顺利。”
       “哎,你刚刚说什么了?太快了我没听清楚。”伍嘉成看着谷嘉诚认真道。
       谷嘉诚开车的眼睛瞄了一眼旁边的人,道:“没说什么,我说我们不是哥们,是铁哥们。”
      伍嘉成翻了个白眼,道:“这你都要用英文说,显得你英文好吗?”
      等谷嘉诚把车开回家的时候伍嘉成已经坐在座位上睡着了。
       谷嘉诚又念了一句:“You  are  my  soul  mate!”
       谷嘉诚躺下睡着的时候旁边的伍嘉成睁开了眼睛,无声道:“You  are  my  soul  mate。”
       你是我的灵魂伴侣。
      

门外的故事

      “明天有没有人要去打球的?”谷嘉诚洗完澡按往常一样问了一下,以为大家还是会说不去。

       伍嘉成摆弄着手里的猫罐头道:“我要去。”

     “还有我,我们学校最近有篮球赛,我想先练练手。”郭子凡举了举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手里的平板电脑。

     谷嘉诚忍不住怼道:“就你这身高,你是替补吧?”

    郭子凡这才赏了谷嘉诚一个眼神,神情傲娇道:“我是跟着小伍去的,没你事,你还是小心你的腿吧,这才好多久就又想着玩。”转头对伍嘉成道:“小伍你得看着他,马上就演唱会了啊。”

    谷嘉诚马上点头道:“好好好,去,去,我教你玩,保证你在篮球赛上大放异彩。”谷嘉诚知道要是让郭子凡再说下去自己明天说不定就出不去了,说不定还会让嘉成强制在床上静养,大丈夫能屈能伸。

    “篮球啊,我也去。”焉栩嘉抱着自己的咸鱼抱枕从房间里出来。

    “带我。”赵磊也举了举手,刚好买了球衣还没穿过呢。

    谷嘉诚还以为明天可以自己浪呢,结果……只好默默甩了郭子凡几个眼刀子。

    谷嘉诚觉得在大海里被浪越推越远,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是伍嘉成隔着被子推他呢,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起来啦,不是说去打球吗?”伍嘉成连衣服都换好了。

    谷嘉诚顿了半天,回了一个字:“哦。”结果两眼一翻又睡过去了。

    伍嘉成也不烦,接着推,道:“起来,快点。”

     谷嘉诚半睡半醒之间还以为回到了他们俩一开始搭档的时候,又回了一句:“好,马上。”

     伍嘉成才不会被他糊弄呢,以前第一次喊他的时候就是被他骗了,说好,结果马上又睡过去了,再喊他,他又说好,翻个身接着睡,磨磨蹭蹭就是一个多小时。忍不住用力拍了拍他,道:“你还去不去?”

     谷嘉诚知道不能再得寸进尺了,深呼吸口气,道:“去。”一个挺身就起来了。

     等到了篮球场才想起来不是还有那三个龙王三太子要来吗?谷嘉诚问道:“他们三个呢?”

     “还没起呢,叫我们先打,他们等下就来。”伍嘉成打开室内球场的门,很好,一个人都没有。

    谷嘉诚哦了一声道:“那你这么早喊我,你就心疼他们要睡觉。”

     “嘁,凡凡他们还长身体呢,你这种不长的人有什么关系?”伍嘉成活动着关节道。

     谷嘉诚不敢明着怼,但还是在心里嘟囔了一句:郭子凡肯定也不长了。

     结果就是一打两个小时过后也没见他们来,伍嘉成躺在地上寻思着他们应该是不来了。

     “别刚刚打完就躺,对心脏不好。”谷嘉诚站在一边。

      伍嘉成虽然说平时有健身,但是这样两个小时下来还是累得直喘气,糯声道:“懒得动。”

      “啊——”伍嘉成的一条腿一下子被谷嘉诚抓着脚踝抬了起来,整条腿的韧带也随之拉伸,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谷嘉诚咽了咽口水,明明只是一个单音节的字却好像上了发条一样一直在耳边回放,一定是因为篮球场太空旷了,所以才有回声。

      谷嘉诚回过神来继续压腿,结果发现伍嘉成的球裤里没有穿打底的紧身裤,球裤因为腿的抬高往下滑,谷嘉诚甚至看到了伍嘉成底裤的边缘,马上把眼神转移开了,结果下一秒眼神又回来了,心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篮球场的门开了又关上了。

      门口的龙王三太子有点尴尬,面面相觑,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焉栩嘉抱着球道:“我还有点困,想回去睡觉,你们呢?”

      赵磊也接着道:“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衣服还没有熨。”

      “我还有导师布置的作业呢,回去吧。”郭子凡有点脸红。

       刚刚抬脚走了没几步,焉栩嘉说:“等我一下。”转身去了卫生间,扛了一个塑料牌子出来,道:“等我把这个放一下。”塑料牌子上写着:维修勿进!

        这下尴尬的氛围一下子又上来了,郭子凡和赵磊两个都脸红地点了点头。

       篮球场内。

      “你干什么啊。”伍嘉成被吓一跳。

       “给你按按,不然明天你又会说腿疼。”谷嘉诚抓着伍嘉成的脚踝没有放手。

       “哦。”伍嘉成倒是老老实实躺好了。

        谷嘉诚压着伍嘉成的腿慢慢往下,结果一个用力,伍嘉成躺在地上的上半身都疼得起来了一半,吸气呻吟道:“疼啊,你轻点啊。”

       “哪有那么痛,你放松点。”谷嘉诚说是这么说,但好歹放轻了动作。

        门口放牌子的焉栩嘉脸红得不像话,默默道:“我还是个孩子。”

       等伍嘉成回到家问赵磊为什么没去打球的时候,赵磊眼神飘了飘,道:“嘉哥感冒了不舒服,就没去。”

      “嘉嘉,你怎么今天早上没去打球啊。”伍嘉成又去问了一遍。

       焉栩嘉的表情也不太自然,道:“我困,就睡了。”焉栩嘉转身就出门了,伍嘉成连问一句感冒怎么样了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怎么回事啊?伍嘉成又去找了凡凡,问道:“你们三个怎么都没去打球啊?”

       郭子凡跪在沙发上玩电脑,道:“嘉哥起床的时候扭到脚了,所以就没去。”

       伍嘉成觉得自己是不是问了一个假问题,明明是同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得到了三个不一样的答案?疑问道:“怎么回事啊,我问磊哥,磊哥说嘉嘉感冒了,我问嘉嘉,嘉嘉说他困就没去,结果凡凡你又说嘉嘉扭到脚了?”

       郭子凡打字的手停了一瞬间,脱口道:“嘉哥今天感冒了,所以起床的时候没注意扭到脚了,吃完药就又去睡了。”

       “哦,你们也真是,不会把话说清楚,哪有一人说一段的啊,这不是让人着急吗?”伍嘉成边说边离开了大厅。

       郭子凡放下电脑,确定人走了之后,手捂着胸口呼出一口气,太险了,心里默念论演员的自我修养,然后顺便给自己点了个赞。